書評書訊
  • 完全以個人的生命體驗換來的一本小說
  • 淺析《生活別爆炸》
  • 來源:2018年5月24日 春風文藝出版社打印收藏
  •     《生活別爆炸》是于一爽出的第四本個人作品集,小說集是第三本,這本篇目最少,有三個中篇小說。三個中篇小說就存在一個問題,比如第一本《一切堅固的都煙消云散》里面小說特別多,還有兩三千字那么短的,還有不到一千字的片段,第二本《火不是我點的》,字數上就均衡一些,篇目數也較為中庸,到了這一本,可以說都是有長度的小說。因此可以預測下一本是長篇小說。
       
        《西出陽關無故人》里有一種錯位的關系,楊元是一個有老婆的人,但她感覺孤獨,他和大學的女同學長期發郵件,而這些郵件有時顯得很離譜,這些郵件可能并不表達他的生活狀態和需求,他只是在做那么一件事,這件事變成了一種感覺,就是那個女同學說的“我慢慢開始有了一點兒不道德的感覺,而我的生活需要靠這一點點感覺維持。這種感覺忽隱忽現,我并不覺得有什么錯”,而她和她的男朋友是這樣的,“或者說這也是我們同居幾年,我親手造成的結果。無論他問什么,我都不想說。當我想說點兒什么的時候,我就給楊元寫郵件”。這種錯位看起來很容易糾正,他們彼此分開,回來各自愛自己的愛人。如果那樣就都好了,都解決了??墑譴鳶覆皇悄茄?,當女人到了陽關,一個人爬上了那個小土坡,“這個土坡后面簡直成了地球上最黑暗的地方,有一種叫人心醉神迷的美。我忽然有了在劫難逃的感覺。”這個才是答案。在劫難逃。這個答案又回到了前面說的萬物靜止的悖論,有一個終點就在那里等著他。
       
        在《一九九七年的一家人》里,這個終點消失了,故事發生在那之后,回憶發生在之前,后來女孩的爸爸和媽媽沒有離婚,女孩和黃小軍也沒有再見面。當黃小軍離開京市,所有一切就都散掉了,好像整個世界都不再有什么意義。這可能也是閱讀于一爽小說的一個方式,去找到那個靜止的點,就像宇宙爆炸的那個臨界點,在那個點之后,所有事都飛速離散了。而在那之前,記憶是那么清晰和緩慢,就像黃小軍看到女孩在小便,那個瞬間被無限拉長,無限安靜,就像他們用筆尖扎一個肉球,等著他哭或者不哭,那個時間被拉得很長,記憶里有一道光把記憶的陰影拖長,溫和而緩慢,甚至還保持了尖銳?!兌瘓啪牌吣甑囊患胰恕房贍蓯欽獗拘∷導鎰鈑琶賴囊桓齬適?,或許是一個童話吧?;蛐硎俏碩雜Α渡畋鴇ā紡茄桓雎さ姆錳傅南攣?,一個關于愛與死的無意義的訪談。所有人都長大了,所有人都不需要像那個孤獨的楊元,要給一個遠方的朋友發郵件。他們都有了更方便的對象去對抗孤獨或者什么。其實并不是對抗,而是投降。這可能是這篇小說的一個主題,我舉手投降了。楊元死了,對楊元的想象是,“也許已經變成了某種巨大的爬行動物隨著日出即將出現在天邊”。而對呂在的死,是就當沒有出生過,而黃小軍則徹底失蹤了。只有輸了才可以說是對抗過,所以呂在要死,否則他就只是那個說出“我X”的歌手,其實已經放棄了,放棄的意思不是說不想去對抗虛無,而是已經變成了虛無的一部分,是那些背景,都不重要的東西。從這個層面來說,《西出陽關無故人》是別爆炸,《一九九七年的一家人》是爆炸前,《生活別爆炸》是炸完了,一片廢墟。
       
        也許這樣解讀于一爽的書,整個都是偏執的,都是偏頗的。但其實這些書讀起來還是讓人覺得有些難過的,因為小說里的那些人都不幸福,不是他們不知道珍惜,不是說他們就想過不幸的生活,因為要誠實的生活,對自己誠實。結果卻是那個樣子。而小說不負責說怎樣過才能不變成那個樣子。
       
        《西出陽關無故人》里有這么一段話:

        “要是談庸庸碌碌,楊元啊,你能談過我嗎?我就是庸庸碌碌本人。聽他這么說我覺得很難過,我想他應該做點兒什么,也讓于梅活得好點兒。雖然在這個城市生活成本很低,也不應該通過寫作尋找什么意義,但,這些郵件讓我覺得楊元已經走得很遠了,透徹只能毀了他。”
       
        我覺得這是一段讓人很難過的話?;蛐砟憔醯謎庥惺裁春媚壓?。

     《生活別爆炸》/春風文藝出版社/于一爽 著/2017年8月出版/20.00元
     

  • 發布日期:2018-05-24 共1574 人瀏覽